孔廟子張班

關於部落格
臺北市經典文化教育協會孔廟子張班
  • 559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受人滴水之恩,必當湧泉以報


受人滴水之恩,必當湧泉以報。
』,
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,但這種報恩觀決不是「投之以李,報之以桃」的簡單對應,更不是一種庸俗的交易。

俗話說:「施比受有福。」能夠施捨付出,表示我們尚有餘裕,心裡感覺比較輕鬆,而受者,是受人恩惠,念念不忘,所謂:「受人滴水恩,必當湧泉。」二者相比之下,各有不同的感受。所以說:「施比受更幸福。」

        幫助別人是一種美德,受助者回報別人的幫助也是一種美德。中國有句代代相傳的名言: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,正是對知恩圖報這種美德的最好解釋。

  湧泉相報的「湧泉」二字,我認為有二種意思:一是對別人的「滴水」之助,當還之以比「滴水」多十倍百倍的「湧泉」才夠報答之恩,也即有「借牛還馬」、「借針還金」之意;二是對「滴水」之恩,愧疚的是身貧家困無以為報,唯有用最能表示感激之情的、發自內心深處的、情不自禁的「湧泉之淚」來報答。我認為,在受助者的心中,在危困落魄之際,接受到別人的幫助,解決了燃眉之急,感到了雪中送炭的溫暖,對他們來說,是刻骨銘心的,是終身難忘的,激發的必將是窮且愈堅之志,發奮圖強之心,對助人者乃至對全社會充滿的是報答之情,他們的言行一定使捐助者感到欣慰。

  其實,對於許多助人者來說,在幫助別人的時候,是不會想到要得到什麼回報的,因為能幫助別人就是一種快樂,他幫助你,就希望你能度過難關,振作起來,勇敢地挑起生活的重擔,再也不需要別人的幫助;對於受助者來說,你也不要太敏感,不要太自卑,因為你得到的是別人對你的關愛,而不是施捨,你也不要想著要急於回報人家而終日差愧難當,寢食不安,因為「君子報恩,十年不晚」。

  回報別人的幫助,也是一種責任,一種奉獻,一種美德。回報,實際上就是愛的延續,有許多助人者希望得到受助者的回報,也就是希望愛的事業能夠繼續下去。對於受助者來說,回報別人、回報社會不僅僅是指物質上的,更需要的是一種勇氣,一種責任,因為回報是一種挑戰,就是要擺脫貧窮,勵精圖治,承諾未來,服務社會,奉獻社會,所以我們要敢於回報。

  當我們面對一張張誠摯的臉,一雙雙熱情的手,一個個真切的微笑時,我們也應當用誠摯的臉,熱情的雙手,真切的微笑去接受它,因為我們的社會需要愛與被愛;當我們榮幸地受到別人的幫助時,我們應當響亮地回答:滴水之恩,當湧泉以報。

~~~~知恩圖報的故事介紹~~~~


一飯千金


  幫助漢高祖打平天下的大將韓信,在未得志時,境況很是困苦。那時侯,他時常往城下釣魚,希望碰著好運氣,便可以解決生活。

但是,這究竟不是可靠的辦法,因此,時常要餓著肚子。幸而在他時常釣魚的地方,有很多漂母(清洗絲棉絮或舊衣布的老婆婆)在河邊作工的,其中有一個漂母,很同情韓信的遭遇,便不斷的救濟他,給他飯吃。

韓信在艱難困苦中,得到那位以勤勞克苦僅能以雙手勉強糊口的漂母的恩惠,很是感激她,便對她說,將來必定要重重的報答她。那漂母聽了韓信的話,很是不高興,表示並不希望韓信將來報答她的。

後來,韓信漢王立了不少功勞,被封爲楚王,他想起從前曾受過漂母的恩惠,便命從人送酒菜給她吃,更送給她黃金一千兩來答謝她



 

滴水之恩

[ 文章出處:愛學網 | 作者:毛漢珍 2007-11-26 ]

l       特殊的乘客

朱師傅五點半交車,看看表已經五點一刻,便把「暫停載客」的牌子豎了起來。正是週末,四十中門口湧出大批的寄宿生。朱師傅忍不住習慣性地把車停了下來,盯著來來往往的學生。他們一律穿著樸素的校服,臉上的笑容格外燦爛。

「師傅,我,我想坐您的車。」一個跛足女孩背著書包走了過來,看看左右,急急地說。

朱師傅說得交車了,他只是停下來歇一會兒。女孩低下頭,過了幾秒鐘,她又懇切地說:「謝謝您了,師傅。我只坐一站地,就一站地。」

那一聲「謝謝」讓朱師傅動了心。他看看女孩身上洗得發白的校服,一個舊得不能再舊的書包,忍不住歎了口氣,說:「上車吧。」

女孩高興地上了車。走到轉彎處,她突然囁嚅著說:「師傅,我只有三塊錢。所以,半站地也可以。」

朱師傅從後視鏡裡看到女孩通紅的臉,沒說話。這個城市的出租車,起步價可是五元啊。

開到最近的公交站台,朱師傅把車停了下來。女孩在關上車門時高興地說:「真是謝謝您了,師傅!」

朱師傅看著她一瘸一拐地往前走,突然有些心酸。也就是從那個週末起,朱師傅每個週末都看到女孩等在學校門口。幾輛出租車過去,女孩看都不看,只是蹺著腳等。女孩在等自己?朱師傅猜測著,心裡突然暖暖地。他把車開了過去,女孩遠遠地朝他招手。朱師傅詫異,他的紅色桑納娜與別人的並無不同,女孩怎麼一眼就能認出來?

還是三塊錢,還是一站地。朱師傅沒有問她為什麼專門等自己的車,也沒有問為什麼只坐一站地。女孩心裡都有自己的小秘密,朱師傅很清楚這一點。

 

l       最後一次乘車

一次,兩次,三次,漸漸地,朱師傅養成了習慣。週末交車前拉的最後一個人,一定是四十中的跛腳女孩。他豎起「暫停載客」的牌子,專心等在校門口。女孩不過十四五歲吧,見到他,像只小鹿般跳過來,大聲地和同學道「再見」。不過五分鐘的路,女孩下車,最後一句總是:「謝謝您,師傅。」

似乎專為等這句話,週末無論跑出多遠,朱師傅也要開車過來。有時候哪怕誤了交車被罰錢,他也一定要拉女孩一程。

時間過得很快,這情形持續了一年,轉眼到了第二年的夏天。看著女孩拎著沉重的書包上車,朱師傅突然感到失落。他知道,女孩要初中畢業了。她會去哪兒讀高中?

「師傅,謝謝您了。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坐您的車,給您添麻煩了。我考上了辛集一中,可能半年才會回一次家。」女孩說。

朱師傅從後視鏡中看了一眼女孩,心裡很不是滋味兒。女孩果然很優秀,辛集一中是省重點,考進去了就等於是半隻腳跨進了大學校門。

「那我就送你回家吧。」朱師傅說。

女孩搖搖頭,說自己只有三塊錢。

「這次不收錢。」朱師傅說著看看表,送女孩回家一定會錯過交車時間,可罰點兒錢又有什麼關係?他想多和女孩待一會兒,再多待一會兒。女孩說出了地址,很遠,還有七站地。

半小時後,朱師傅停下了車。女孩拎著書包下來,朱師傅從車裡捧出一隻盒子,說:「這是送你的禮物。」

女孩詫異,接過禮物,然後朝著朱師傅鞠了一躬,說:「謝謝您,師傅。」

看著女孩一瘸一拐地走進樓裡,朱師傅長長歎了口氣。女孩,從此就再也見不到了?他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。

 

l       尋找十年前的好人

一晃過了十年。

朱師傅還在開出租車。這天,活兒不多,他正擦著車,卻聽到交通音樂台播出一則「尋人啟事」,尋找十年前勝利出租車公司車牌照為冀Azxxxx的司機。朱師傅一聽,愣住了,有人在找他?十年前,他開的就是那輛車。

電話打到了電台,主持人驚喜地給了他一個電話號碼,朱師傅疑惑了,會是誰呢?每天忙於生計,除了老伴他幾乎都不認識別的女人了。

撥通電話,朱師傅聽到一個年輕女孩的聲音。她驚喜地問:「是您嗎?師傅!」

朱師傅愣了一下,這聲音,這語速,如此熟悉!他卻一下子想不起是誰。

「謝謝您了,師傅!」女孩又說。

朱師傅一拍腦門,終於記了起來,是他載過的那個跛腳女孩。是她!朱師傅的眼睛突然模糊了,十年了,那個女孩還記著他!

兩人約在一家咖啡館見面,再見到女孩時,朱師傅幾乎認不出了,眼前亭亭玉立的這個女孩,是十年前那個只有三元錢坐車的女孩?女孩站起身,朝朱師傅深深鞠了一躬,說:「我從心底感謝您,師傅。」

喝著咖啡,女孩講起了往事。十二年前,她父親也是一名出租車司機。父親很疼她,每逢週末,無論多忙他都會開車接她回家。春節到了,一家人回老家過年,為了多載些東西,父親借了朋友的麵包車。走到半路,天突然下起了大雪,不慎與一輛大貨車相撞。麵包車被撞得面目全非,父親當場身亡。就是那次,女孩的腳受了重傷。

安葬了父親,母親為了賠朋友的車款,為了她的手術費,沒日沒夜地工作。而她,傷癒後則拚命讀書,一心想快些長大。她很堅強,什麼都能忍受,卻惟獨不能忍受別人的憐憫。所以,她沒告訴任何人路上發生的事故。放學回家,當被同學問起現在為什麼坐公共汽車?她謊稱父親出遠門了。謊言維持了半年多,直到有一天遇到朱師傅。她見那輛出租車停在路邊,一動不動,就像父親開車過來,等在學校門口。

她只有三塊錢坐公共汽車,可她全拿出來坐出租車,只坐一站地,然後花一個半小時徒步走回家去。雖然路很遠,但她走得坦然,因為沒有人再猜測她失去了父親。

「您一定不知道,您的出租車就是我父親生前開的那輛。車牌號,一直印在我的腦海裡。」

女孩說著,眼裡淌出淚花,「所以,遠遠地,只一眼,我就能認出來。」

朱師傅鼻子一酸,差點兒掉下淚來。

「這塊獎牌,我一直戴在身邊。我不知道,如果沒有它,我會不會走到今天。還有,您退還我的車費,我一直都存著。有了這些錢,我覺得自己什麼困難都能克服。雖然失去了父親,但我依舊有一份父愛。」說著,女孩從口袋裡拿出一枚獎牌,掛到了身上。那是一塊邊緣已經發黑的金牌,獎牌的背面,有一行小字:預祝你的人生也像這塊金牌。

這塊金牌,就是十年前朱師傅送給女孩的禮物。

 

l       滴水之恩何言報

女孩挽著朱師傅的胳膊走出咖啡館。看到女孩開車走遠,朱師傅將車停在路邊,讓眼淚流了個夠。那個跛腳女孩,那個現在他才知道叫林美霞的女孩,她和自己十年前因癌症去世的女兒,簡直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!女兒生前每個週末,朱師傅都去四十中接她。女兒上車前那一句「謝謝爸爸」和下車時那一句「謝謝您,老爸」讓他感受過多少甜蜜和幸福?

那塊獎牌,是女兒在奧林匹克競賽中得到的金牌,曾是他的全部驕傲和希望。可女兒突然間就走了,幾乎讓他猝不及防。再到週末,路過四十中,他總忍不住停下車,似乎女兒還能從校門口走出來,上車,喊一聲:謝謝爸爸。

就在女孩坐他車的那段時間,他覺得女兒又回到了自己身邊,他的日子還有希望,他又重新找回了幸福!只是,這情形持續的時間太短,太短……

 

在回家的路上,朱師傅順便買了份報紙。一展開報紙,朱師傅就看到了跛腳女孩的照片。

她對著朱師傅微笑,醒目的大標題是:林美霞———最年輕的跨國公司副總裁,S市的驕傲……朱師傅吃驚地張大嘴巴,一目十行地讀下去。邊讀報紙,他邊習慣地從口袋裡掏煙。

突然,他的手觸到了一個信封。拿出來看,裡面裝著厚厚一沓美金。朱師傅愣住了,他想不出,林美霞何時把錢放進了自己外套口袋?就在她挽起自己胳膊的瞬間?

美金中間,還夾著一張紙條:師傅,這是愛的利息,請您務必收下。本金無價,永遠都會存在我心裡。謝謝您,師傅!

朱師傅的眼睛再一次模糊了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